【塔罗牌小说】小小小说

分类:塔罗牌 出处: 星座网   作者: Star Support   时间: 2005-04-28


LAST NIGHT
有一种占卜师,她所预测结果往往是厄运,所以被叫为厄运占卜者。
PART 1, 世界
塔,死神,空白牌,宝剑牌---这些出现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一个人的死亡.仅仅因为少见,所以谁来占卜,占卜对象是谁,占卜师总会记得特别清楚。
眼前的这个顾客,自从有一年翻出这样的牌型后就再没有见到她。
“我已经老了,可是你看起来一点没有变。”她说,女人对相互间的容貌总带有种超出寻常的嗅觉。
“因为我的心一直是孩子的心,今天来还是占卜那男人吗?”过去总是如此,这个女子年复一年的询问一个男子的所在,结果永远都是“隐者”----那个提着灯笼光却照不到自己周围的人。1年,2年…9年,甚至连占卜师都要感叹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只占卜厄运吗?
“占卜师也有猜错的时候啊,这次只是来占卜自己,记得你有一种翻单牌占卜一切的方法,那是叫‘神喻'吗?就用这个好了”
“如果玫瑰不叫玫瑰了,它也确实不会改变,”占卜者自言自语着翻开了牌,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世界”。“我想你在占卜自己的幸福吧?”
她稍稍抬抬嘴角表示“是”,同时要占卜者继续说明。
“因为幸福就象世界里的元素一样,即使环绕着,你也看不见,只有跳出地球的时候你才说‘啊,那确实存在',如果为了你自己,请睁开眼睛,否则也许会后悔吧。”
如果说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的话,反正也已经15年了,睁开与否是无所谓的吧,要是仅仅凭借一句话,人就能改变原本的看法和习惯,做教师不是太容易了吗?她想着,莫名的口渴起来,就向占卜师要了一杯茶。
杯子里传出很舒服的味道,她觉的很熟悉,熟悉得一如当年初见那男孩时,花房里传出的味道。
“听我讲一个小故事吧”占卜师说,“我想你会喜欢的――有两个孩子,他们从小就经常见面,一起玩耍。只是其他人都看不到这个男孩,而对女孩来说,男孩的出现和消失也总是象风一般。
‘可是他真的存在,我在长大他也会长大,我有危险的时候他会出来保护我,他送我的小礼物还全部都在家里。'4年后的一次闲聊,女孩对同伴说到。已经上中学的她也是在这一年第一次来到我的面前。占卜的结果虽然叫人失望,可是两个人还是继续交往,然后相爱,再然后进大学……在她眼里,男孩是无所不能的。有一天,我占出了“死亡”这个结果,男孩就不再出现了。2年以后,另一个男子走进了女孩的世界,成了女孩的丈夫,其实女孩不爱他-----‘对我来说,爱已经消失了,现在的自己除了等待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都不会去做。'女孩反复得给自己那种暗示(就好象是事实了)…”

必然又是一个很遗憾的LOVE-STORY,――sometimes love story means love has gong.她一直讨厌悲伤的故事,却没有阻止占卜师继续说。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女孩也渐渐老了,虽然陪伴爱她的丈夫过了那么多年,女子心里不断回味的还是年轻时和那男孩交往的日子。一直到死她都不知道年轻时遇见的男孩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严重的心脏病患者,只能在意识里和女孩见面,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那男孩的好朋友…2个男人之间几乎共同分享着和她交往时的喜怒哀乐……是的,她所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最可怜的是她并不知道就死了……爱情没有消失,只是换了人接力。”
占卜师讲完了故事,静静的看着她。
“恩,花茶味道很好。”隔了很久她才说出这些话
“柠檬,迷迭香还有佛手柑,意思是‘感知'。你请回吧,有人在等你,而且我想你再不会来这了。”
“也许吧,无论如何,谢谢了。”
门打开了,门外站着的男子将她带走。占卜师看着杯子里剩下的水,心想:她会一次又一次来找自己这个厄运占卜者,只是固执的以为自己不幸福吧。
PART 2,死神
“CHICHI姐姐!”
很少人知道占卜者的名字,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确是一个例外,大约是因为这个丫头很喜欢问她关于该如何用塔罗占卜的缘故吧。
“哦,小雪来了,今天要喝什么呢?”
“不用了,如果真的要喝什么,我倒想喝点酒!”
占卜者没有多说什么,送上一个小玻璃杯,独自翻出几张牌。小雪则把杯子里的液体全灌了下去:“这是酒吗?酸酸甜甜的象橘子汽水。CHICHI姐姐不应该拿我寻开心!”
“我知道你在生气,原因是战车,现在是女皇和女祭司,至于未来是死神,占卜已经结束了。”
“可是,位置呢?你没有说牌是正还是反啊?!”小雪平时也学习塔罗占卜,今次看见占卜师居然不在意牌的方向,觉的有点惊讶。
“如果被占卜的是你,你希望是什么方向?如果被占卜的是你姐妹,你又希望是什么方向?”
“啊?!”小雪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没有说要占卜什么啊,你怎么知道我有妹妹的?从来没有提过她的,我肯定……”
“憎恨她吗?如果憎恨她,这个牌会如你所愿的。”“对,我憎恨她,恨的要死。她根本不是我妹妹,一个外人而已,就因为她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就名正言顺的被我父母收养,做了我妹妹—这个名词我念起来都觉的恶心。”
“因为她总是抢走你最喜欢的东西。”
“恩。”小雪看了看那张“战车”,这点说的很明确了‘“还有,我的父母…”
“…和你最爱的男人。”占卜者觉的自己有点八卦,不过毕竟自己也是有爱着的人,所以更容易体会这种伤痛。
或者提到什么都不如提到被抢走的BF更让人难过吧,小雪开始想哭:“刚才CHICHI姐姐给我喝的似乎真的是酒呢,身体开始发热了,很多话我也忍不住想抱怨。”
“当然是酒,CHICHI不会欺骗小雪,有时间你也可以自己做,VODKA 加COINTREAU然后再放点橘皮和玫瑰花,酒和花可以放在一起,很奇妙吧?所以我把它叫‘合'。想说什么就说吧,虽然说出来也没有办法遗忘。”真的是…原来自己本就很八卦---占卜者想到自己最初学占卜就是为了了解人的内心。
“开始的时候我觉的她没了父母又有心脏病很可怜啊,所以爸爸妈妈对她好一点我都不说什么,有什么我也总是让着她。可是后来我逐渐发现她取代了我在父母心里的地位,我的娃娃,我的房间,我喜欢的东西都最后属于了她…真叫人怀疑到底谁才是领养的。才上中学我就选择了寄宿,是因为不想和她在同一个屋檐下。可是…她居然以我妹妹的身份接近我的男友,又装可怜的得到他的好感,她为什么总要抢我喜欢的东西呢?天下的好东西那么多…”
“死了就好,她死了就没有这些问题了。”占卜师轻轻的说出这话
“对!”小雪抬起头,“所以当看见最后是‘死神'的时候我很高兴,那个女人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姐姐说过的,你是厄运占卜者,厄运占卜者的牌只是工具,关键是占卜的说了什么,什么就决定了要发生。帮帮我,我不想再见到那女人了,不想...”

(Ps:还没完--我速度慢,这个讲的其实是亲情的问题,里面饮料的意思是“酒和花都可以交融,何况是血呢?”)

=_=!!=_=!!=_=!!=_=!!=_=!!=_=!!=_=!!=_=!!=_=!!=_=!!=_=!!=_=!!=_=!!=_=!!=_=!!=_=!!

把最后的部分贴来吧~~,因为中间是通过几个小故事和塔罗来说明一些亲情友情爱情的事情的。

【中间部分内容丢失=_=!!】
最后一个故事则是说占卜师自己的故事(中间的几个故事也会隐隐约约提到一点,不过这里是一个结束拉,反正都是小短篇)
哇~~~大家最好看看能不能看的懂,因为我怕这样奇怪的结局会让人突然看不懂
说明:“阿左”是占卜师的爱人,"KAMI"是给少女介绍占卜师这职业的“人”

PART---Last Night 星星
CHICHI接手占卜师的工作已经12年了,17岁到29岁,占卜屋里的时间仿若静止,或者再过10年她看上去还是不会有改变。“就象是做梦一样呢”,有时候她会对着那极少拉开的窗帘发呆,然后自言自语,“年龄什么都说明不了……也许等我和阿左结婚了会好一点。

——“我就要结婚了,可是我的未婚夫,他……他的心里总有一个死去的女人的影子,那么多年了,我的情敌一直就是他的回忆。”
一脸忧郁的这位顾客,CHICHI是见过的。
   她是一个护士,12年前阿左受伤住院时,她正好也照顾过阿左,不过CHICHI不明白怎么会在茫茫的有一面之缘的人们之中记住了她:“死了的人吗?死人是无敌的啊,因为活着的人是会不断用丰富或者制造记忆,来怀念一个死人,直到把变的它完美。”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那个女人会出现在他梦里,很真实…..而且,她也是我的梦魇。”
   有点可怜,可是活人不去遗忘的话,外人又能做什么呢:“我无法对死人占卜。”CHICHI说。
   “我…….想占卜的是自己,如此而已。”来者递给占卜师自己和未婚夫的资料,又四下张望了一通。
   “你闻到的是我最喜欢的味道,”CHICHI解释着,“夏鸥,你的名字……真的很好听”
   “恩,总觉的这味道在那里闻过。”夏鸥不自然的笑了笑。
   “觉的熟悉?对啊,雪莲,桂花,迷迭香,这种味道被叫做‘Memory',记忆,记忆…”CHICHI转头看着窗帘,几秒钟后象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前扑后仰的。
——这种笑让夏鸥觉的占卜师真是一种古怪的存在:“对不起…”
   “啊,没什么。一个人的命运,人的命运…三个女神早就织出了经纬,那是神所决定的,但在众神所未注意去编织的地方,是留给人的,在那里我们可以编织自己的命运,甚至借这么小的部分来改变整个经纬,”CHICHI觉的12年来自己从未用如此沉稳的口气说过什么,“你的事,无用我来占卜,你会追寻到你的幸福,而困扰你们的女人必将死去。”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CHICHI叹了口气,微笑着把夏鸥送到门口:“当她所爱的人不再回忆起她时,她就真的死去了…….而你们,你们要幸福哦,我想那死去的女孩也一定是那么希望的。”
  
   “真的是好长的一个梦呢。”送走了客人,CHICHI拉缓缓地开窗帘----刺眼的眼光照进安静的占卜屋,她习惯了这份宁静,只不过习惯不意味着“永远如此”。
   “已经12年了吧?”背后传来KAMI的声音,他正坐在CHICHI常呆的椅子上。
   “恩,全部都记起来了,阿左的事情,夏鸥的事情,还有你和我的约定。”CHICHI回头看着KAMI,她觉的是最后的时候去仔细看看KAMI的脸了。
   “想哭就哭吧。”
   “呵呵,对我这个已经死的人来说,怕没有什么是真正值得悲伤的吧?”微笑着的CHICHI已经不知道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了,“与其2个人都成了植物人,还不如……活下一个比较好,我爱阿左,希望他幸福,这种心情12年不曾改变,就是现在也一样,只不过他的幸福以后和我无关了。”
   已经12年了,如果不是那场突然的车祸,她会和阿左结婚,生子,做一个平凡的女人,不过打从那一瞬间她看见“星星”这张牌开始,自己要做什么就被决定了吧------在古代埃及,尼罗河会依照天狼星的指引定期泛滥,大片土地由此被吞没,但泛滥的河水所带来的土壤对埃及人来说却是生活下来的希望。“对我来说,想让阿左幸福地生活的心情就是我存在的希望。”
   KAMI看着CHICHI,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找到一个即将死去的女孩,满足她们内心的一个愿望,然后,女孩会成为占卜师,一直到她自己找回“心愿”。人的心情总是不断改变,但是最初的希望和心愿总会如星星一样,被宇宙接纳。
 占卜屋的门打开了,CHICHI知道进来的女孩将代替她未人占卜,直到找回自己的“心愿”:“今后就拜托了,即使占卜的结果是厄运也好,请把希望指给他们吧。”CHICHI说,如当年离开这个屋子的女子对她说的一样。

She is the diviner of luck.
No one knows it , where she came from , where she is going.
But once you meet her , you will find sth inside is changing .
You want some meanings of life . just go to see her .
Don't ask her too much , Oh yes , she will be out of your sight right over .
Cause she is like a rainbow . You must see this don't chase after rainbow.
Yes ,no know it , where she came from , where she is going.
But once you meet her , maybe…
You'll stay forever happiness.

本文地址:http://www.8s8s.com/xingzuo/xingzuoxiu4967.htm

专题导航